宾馆adc影院

  第759章 只要我还活着,就不晚杨景然得救,顿时嘚瑟了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领,挑衅道:“钱龙,你不是很牛逼嘛,来杀我呀。”啪!何天霸顺手一巴掌扇在杨景然的后脑勺,扇了杨景然一个狗吃屎。“血佛可杀,不可辱。”何天霸冷声道。“……”杨景然趴在地上,脑袋被何天霸扇的嗡嗡响,却再也不敢嘚瑟了,何家和杨家关系本来就不铁,这要是把何天霸惹恼了,他可能会被打死。“杨老,钱龙暂时不能死,生擒吧。”拉利贝拉道。“可以!”何天霸点头,作势就要开大招把钱龙吸过来。“等等!”钱龙大喊一声。“有何话说?”何天霸问。“老何,你一个老前辈,欺负我一个晚辈,胜之不武吧?”钱龙压着心头的紧张,心思电闪,企图再拖延点时间。只要郭士涛来了,就算不敌何天霸,脱身应该不难。只要今晚成功脱身,到时候他就给七绝门那边打电话,让老头子,或者天残地缺过来,弄死何天霸。“是有些胜之不武。”何天霸觉得钱龙说的有道理,朝着身穿斗篷的莫普提招招手,道:“钱龙,莫普提是我这边最弱的人了,让他来抓你,应该公平了吧?”“杨老,不可!”拉利贝拉着急道。“钱龙身份特殊,如果时间拖延太长,他的救兵赶到就麻烦了。”“莫普提可是琴心境中期,难道连区区一个琴心境前期的小家伙都打不过?”何天霸嘲讽道。“……”拉利贝拉语塞。“拉利贝拉,让我出战吧,给我一分钟时间,我保证生擒血佛。”莫普提站出来,黑暗的斗篷里传出森寒的声音。“这……好吧,速战速决。”拉利贝拉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给何天霸一个面子,毕竟他在苏杭还需要何家的庇护。“一分钟足矣!”莫普提冷哼一声,径直走向钱龙,道:“血佛,你可别让我失望啊。”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只是华夏的墓地有点贵,你带够钱了吗?”钱龙邪笑道。对于莫普提,他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宰杀,不过,这可是个练招和拖延时间的好对手,不能轻易杀掉。“狂妄。”莫普提大怒,身上猛地洋溢起惊人的雷电火花,甩开腿朝钱龙冲去。咻!突然,一道紫色流光从钱龙的手中激射而出,速度快的匪夷所思,饶是何天霸都惊了一下,暗呼好快的速度。“呀!”莫普提吓了一跳,右手快速抓向刀芒,然而,刀芒却突然拐了个弯射向他的太阳穴。“啊……”莫普提吓得失声,再也不敢前冲了,停下来全力应付刀芒。咻咻咻……刀芒如同调皮的萤火虫,在这黑暗中围着莫普提的脑袋上蹿下跳,而莫普提却狼狈的躲闪着。“这速度也太惊人了吧?”拉利贝拉震惊道。“是很惊人,这种速度如果操控的好,足以杀死琴心境中期,不过看钱龙的样子,似乎还无法完美的操控这种速度。”何天霸眼光何等老辣,一眼就看破了钱龙的缺陷。自从星辰诀晋级流星境,刀芒的速度提升了太多,钱龙一直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,所以迄今为止都无法发挥出流星境前期的刀芒速度优势。“血佛太可怕了,明明只有琴心境前期修为,却拥有琴心境中期的攻击力,何老,您可知道血佛修炼的是什么功法?”拉利贝拉咂舌道。“看不懂!”何天霸摇摇头,心里也在疑惑,他纵横隐江湖一生,见过的功法无数,却从没见过修炼飞刀的功法,真特么邪门了。“有这样的敌人,真是悲哀啊。”拉利贝拉苦笑道,心里暗暗决定,等得到永生之门的解药配方,立即杀死钱龙。如果任由钱龙成长下去,将会是夜叉教乃至天门的灾难。“哼!”何天霸冷哼一声,没有继续说话。没人听得懂他这声冷哼什么意思,是对钱龙的不屑?是嘲讽夜叉教得罪了钱龙这样的敌人?还是其他?在场的众人中,最震惊的莫过于陈雨嫣。眼前的一幕,粉碎了她的三观。她做梦都没敢想过,人类,竟然会拥有如此可怕的能力。这么激烈的战斗,就算是在科幻电影里也看不到啊。这下陈雨嫣终于知道世界上为什么那么多人怕钱龙了,钱龙的强大,简直超乎人类想象,神一般的存在。“莫普提,一分钟过去了哟,你不是说一分钟就能生擒我吗?”钱龙笑眯眯的站在陈雨嫣身边,遥控指挥着刀芒攻击莫普提,笑呵呵道。“血佛,你太无耻了,有种跟我正大光明的厮杀。”莫普提狼狈的怒吼,钱龙的刀芒太诡异了,速度太快了,角度太刁钻了,他只能勉强躲闪,根本不敢攻击,生怕一个不留神就死在刀芒之下。“好,我跟你正大光明的一战。”钱龙笑道。莫普提大喜,然而激动没过一秒,突然发现刀芒的速度提升了将近一倍,以他根本无法抵挡的速度射向他的喉咙。太快了。如雷,如电,如鬼魅。他看得到刀芒,身体却跟不上刀芒的速度。咻!刀芒一闪而逝,洞穿了莫普提的喉咙。“……”莫普提的斗篷早已被刀芒削成碎片,那颗丑陋的光头上,挂着两颗绝望不甘心的眼睛。哐当!莫普提的尸体哐当砸在地上,气绝身亡。“这……这么快就熟练掌握飞刀的速度了?”拉利贝拉惊声道。“鬼才。”何天霸赞赏道,他都有些喜欢钱了了,如此天才,如果中途不陨落,未来定然站在隐江湖之巅,成为所有人仰视的存在。“杨老,不能再拖延时间了,快出手吧。”拉利贝拉被钱龙的潜力吓到了,只有把钱龙的小命握在手心,他才有安全感。“好!”何天霸也是干脆的人,右手一挥,一股可怕的罡风吹向钱龙。嘭!就在罡风即将吹在钱龙身上时,一道鬼魅的身影突兀的出现,挥手就化解了罡风。“哎呀,不好意思,来晚了。”郭士涛气喘吁吁道,他接到钱龙的求救短信后,懒得坐出租车了,直接飞行加狂奔,一路从机场飞奔过来,可把他的老胳膊老腿累坏了。“只要我还活着,就不晚。”钱龙微笑道,心里狠狠的松了口气。郭老,终于赶到了!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