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污免费版app下载

  “嗷呜!”硝烟还未尽数散去,其内却骤然传来一声妖兽的嘶吼声。嘶吼声直接穿透在场修士的耳膜,落到了每一位修士的心中。每一位修士顿觉心中突然出现了一只猛虎,那猛虎面目狰狞,一口便将自己的心脏吞了下去。一时间,每个人都感觉神魂震颤、心如刀绞,随后便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。这是愤怒的嘶吼,是不屈的怒吼,是自创的神念神通!就在众人神魂震荡、心神失守之际,一道血影飞射而出。一名灵晶境后期的血手门弟子刚震惊中恢复过来,想要防御,却忽然脸色一白、瞳孔溃散,整个人直接从空中掉落,被疾驰而来的血影捏在手中。仿佛他本就要落下,而那个血影正好路过,正好将其接住而已。接下来,所有修士都见到那个血影。一个全身血淋淋的人影,看不出五官,看不出毛发,看不出衣裳,看不出肌肤,整个身体只有鲜血,仿佛此人在血池中浸了数月,然后被捞起一般,更或者,这并非是人类,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由鲜血组成的怪物。血液之人的正前方,是一颗心脏,心脏鲜红无比,仍在坚强而有力的跳动,心脏旁还有几根肋骨,只是这肋骨也是红色的。血影的后背原本有一对翅膀,只是此时,翅膀已经消失不见,不是被收了回去,而是被轰得支离破碎、片甲不留了。正是这样一个血影,他的手直接掐断了血手门弟子的脖子,宛如拎着一只小鸡一般。那手中的尸体还发出莫名的“汩汩”之声,眼见得干枯起来,仿佛身体内的血液不断被吸入那血影的体内。“妖怪!”“鬼啊!”血手门弟子的斗志瞬息瓦解,再也没有心思停留,有几人更是不惜精血,也要撕开“青莲元阳阵”的束缚,向外逃散。“加持阵法!加大灵力输入,别放走一人!”薛文瑞的声音从那个血影内传来,让每一位天灵门修士心神巨震。天灵门的弟子这才幡然醒悟,灵力不断往大阵中注入。那几名灵晶境修士也赶紧飞回阵眼。孙若菱则捡起了“蚀日苍炎阵”的阵盘,只是她对薛文瑞的感觉越来越怪异,从第一次救她开始,她就觉到薛文瑞与其他修士不一样。她从未见到薛文瑞施展过法术,对方战斗起来跟妖兽非常相似,而如今,对方的攻击方式又与前些天见到的魔族有些类似,那啸声与当初那扇子魔修的魔音法术有异曲同工之妙,那诡异的不用动手便让魔族死去的手段,也类似于魔族的攻击方法。所有这些,都让她感觉:薛文瑞不是人类修士!其他修士可能因为场面过于震撼,未及细想,可孙若菱是聪慧之人,若不是因为有情愫在其中,她还会更早发现这一点。这一发现也让她的心中更为沉重,只是如今战事未了,她也只能收拾心情,又继续操控起“蚀日苍炎阵”来。“蚀日苍炎阵”的星火又开始变得浓郁起来。自从听到了薛文瑞的嘶吼,那太阳心火已经停止了吸噬,然后仿佛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童般,呆立在那儿,不知所措。吸噬了这么久的大阵火焰,太阳心火的气色好了许多,个头也大了一圈。只是与当初相比,还是远远不如。听到了薛文瑞喊出“一个不留”的命令,太阳心火才仿佛找到将功赎罪的机会一般,发了疯似得也冲向那些血手门弟子。如今的薛文瑞就宛如杀神,他浑身鲜血淋漓,一颗心脏半露在外,一步步走向那些血手门的弟子。那些弟子想要逃脱,怎奈“青莲元阳阵”威力大增,他们宛如陷入泥沼,即便动用精血,也只能飞出一两丈,更何况点点星火越来越多,他们只能拼命抵抗,哪还有心思撕开束缚逃跑。随着薛文瑞向前走去,他手中原有的尸体变得越来越干枯,最后成为一具枯骨,被他随手扔掉,而薛文瑞的气色却似乎因为吸噬了血肉,变得好了许多。薛文瑞自己也有些震惊,他没想到血海之树不但能吸噬妖兽精血,还能吸噬修士的精血,虽然修士的血肉比起妖兽差了太多,但却是他如今最需要的。他受伤太重,只能不断吸噬才能延缓伤势的恶化、才能让自己恢复的更快。而且,对于血手门的弟子,他丝毫不在乎这种手段是否太过血腥。他慢慢地向前走去,向着离自己最近的修士走去,每当那修士想要反抗,想要施法或祭出法器,薛文瑞就会看他一眼。那张满是血污的脸上,一道眼光宛如从地狱瞧来,只是一眼,那反抗的修士便仿佛见到了魔鬼,瞳孔放大,继而垂下了施法的手臂。薛文瑞轻轻走过去,伸过手,捏住对方的脖子,将对方轻轻提起,就仿佛随手摘采一朵野花一般。而被他抓住的修士丝毫没有反抗,就那般软绵绵的宛如一根稻草,被拎了起来,然后任凭脖子上那双魔爪吸走全身血肉,成为一具枯骨。等到薛文瑞走到下一位修士跟前,他就会扔掉一具枯骨。然后,轻轻抓起另一名修士,那些修士尽管手舞足蹈,想要拼命抵抗,可都在手掌来临的前一刻,停止了一切举动,乖乖地被那只血手抓起,成为他手中的下一具枯骨。那让修士停止举动的,正是魔族功法“穿魂矛”。如今的薛文瑞已经受伤极重,根本没有能力战斗,他灭杀血手门修士,只是为了疗伤,而他之能灭杀血手门修士的手段,也只有他的神念修为了。诡异的事情就这般延续着……“魔族!魔族!”血手门修士的眼中尽是绝望,血手门可说是与魔族接触最多的,因为他们宛如一盘散沙,不懂得同舟共济,遇见魔族是一击即溃。可以说,魔族也最喜欢血手门的弟子,天灵门的弟子虽然对魔族也丝毫危险都没有,但毕竟修为太弱了,可血手门弟子的修为却强了许多,而且同样没有抵抗。对魔族而言,修士上下全身都是“宝”,其神魂是魔修提升修为的最佳丹药,其全身血肉,也有助于魔气的凝炼,协调魔修自身体内的平衡。只是,修士神魂魔修可以无限制的吞噬,而修士的血肉之躯,魔族却不能吞噬太多。若是过了,魔修体内会出现阳气太重而带来新的失衡。即便如此,在这空间裂缝内,也时常会见到一具具,被吸成枯骨的躯体。这些躯体与薛文瑞所吸噬的相比,薛文瑞吸噬所形成的枯骨上没有丝丝魔气环绕,而魔修吸噬的枯骨,仿佛是从十八重地狱中捞出来的一般,会有道道阴寒之极的魔气覆盖其上。“魔族?!他难道是魔族!?”天灵门弟子心中个个也震撼无比。一路行来,他们也见到过几句被吸成枯骨的干尸,而且有几具还是他们的同门。只是沫剑晨在薛文瑞的授意下,考虑到他们身上的魔气,并没有将这些弟子收回带出空间,而是将他们就地安葬了。他们自然不希望薛文瑞是魔族,哪怕这个魔族现在是在帮助他们。“他不是魔族!”沫剑晨斩钉截铁地说道。“是的!你们看尸体上没有魔气!”椒泰也赶紧解释,他也不希望这个时候,军心出现动摇。“的确如此,魔族没有必要帮我们!”作为队长,孙若菱也表了态,虽然她的内心宛如惊涛海浪一般。在几名核心人物的肯定下,天灵门弟子们的心也渐渐安稳下来。道法虚空

Tags